抱歉,你只是个妓女(下)

查看23544次 评论0条 时间:2009-12-17


抱歉,你只是个妓女(上)

八、  
失去母亲的夏鸥刚开始是很消极的,什么都不表现出来,伤心闷在心里。话比以前更少了,常常一个人呆坐着,或者在卧室里不出来,写着什么。  
我着急她,却也不能责备什么。钻戒放在抽屉里。我一直未给她,等待着她恢复。  
夏鸥是很害怕失去我,以前有母亲,现在我像她唯一的依靠。每晚她不再用手轻抚我,而是小猫般缩在我怀里,双手紧紧地环着我的腰。久久都不睡。  
两年情妇的期限以过,我已经不再每个月定期给她钱,而是把银行的里卡全部交给了她保管。我们像一对正常的夫妻般过活。我从没想过我的爱情要怎样的波澜,我欣赏平静而幸福的生活。  
可以说,我是满足而快乐的。  
某的一天,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好起来了,脸色红润,时尔对着窗外,可以笑得神秘而甜美。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却实在是欣喜她的苏醒。  
“笑什么呢像个小白痴?”问她,奇怪跟着就感染了她的好情绪。  
“我不告诉你!”说着,一扭身跑掉。我好久没那么舒畅过了。  
欲望如巨浪般袭来,当我看见她娇憨地扭摆动她的小屁股时。  
我像只见荤的野兽猛地把她抱起,向卧室大步走去,然后毫不怜惜地把她以抛物线型丢在床上,就扑上去。  
“啊,不!!走开!”她挣扎。  
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,因为居然这么认真的反抗我的亲热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我停下来,审视她,脑中不自主的又开始乱想——她以前是干什么的。  
“别闹了,轻点行不?”她说,不整的衣衫让她看上去极具诱惑,那发光的眼睛水妖般混乱迷人。盯着此刻妖媚又不声娇羞的夏鸥,作为一个男人我已抛掉所有防范和顾虑。  
我再次扑上去,撕毁着她的衣服。  
“小斌小斌!别!啊你别伤了我们的孩子!”她尖叫。  
我被那歇斯底里的叫声惊呆了,手还放在她的乳房上,忘记了动弹。  
“什么?孩子?”重复。  
“恩。”她脸猛地红了,像朵加血的白玫瑰。  
“我们的?”再重复,不可置信。  



本文共有 0 篇评论 | 打印文章 | 关闭页面 发表评论

用户名称:     用户密码:
评论内容:
    
   

关于我们 | 隐私保护 | 交友须知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举报中心 | 站点地图
爱在蓉城成都交友网版权所有 © 2007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备06002456号 LORV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