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舞春秋

查看9077次 评论0条 时间:2010-05-27


  1
  一曲扰人心,一舞乱春秋……
  
   此处,小溪,樵夫,视线跨过溪水停留在对面的山上,他放下手中的担子,看着树林中若隐若现的白衣,摇着头,轻叹--似花非花!那是六年前他听过的曲子,同样的地方,同样的曲,只是,当年是琴萧相和,而如今,却只剩下琴声悠悠……

  那白衣的主人,正是抚琴之人,当年洛府的千金--洛华浓。

  腰若流纨素
  耳著明月当
  指如削葱根
  口如含珠丹
  纤纤作细步
  精妙世无双
  
  倾国,再倾城。晋国城内都知道,华浓琴,南威萧,琴萧附和,天籁之音。
  
  如果说南威的美是湖水,平静迷人;那么,华浓就是那一条小溪,欢快动人。

  南威说,我们前世是双生花,连蒂双生,同生共死。华浓只是笑,然后不停不停地跳舞。纤纤细步轻点足下之土,竟无尘埃飞扬!看似从空而降的落叶,轻盈,无奈。南威在一旁轻轻奏起了悠悠萧声。日幕渐渐拉下,湖边的双生花姹然怒放……
  
  姬重耳即位,称晋文公。宣洛华浓、南威进殿献艺。

  华浓、南威跪拜接旨,仰头的瞬间,水晶红珠散落在地,似滴滴红泪尘埃落定。南威轻抚左手,叹,该来的始终来了,何出此言?再叹,命中劫数,注定难逃。
  
  南威十三岁时,重病,不起。求医无方,只有求来暮沿寺得道高僧来化解。高僧开坛,做法食指划过南威眉心,奇迹般的,南威居然病痛全无。高僧将水晶红珠套在南威左手,望可保你平安!问,何因,答曰,劫数!



本文共有 0 篇评论 | 打印文章 | 关闭页面 发表评论

用户名称:     用户密码:
评论内容:
    
   

关于我们 | 隐私保护 | 交友须知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举报中心 | 站点地图
爱在蓉城成都交友网版权所有 © 2007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
蜀ICP备06002456号 LORVA